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

周信有:精研《內經》起沉疴 仁者禪心成大醫

時間:2018-03-16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方碧陶

 

  周信有,1921年2月生,山東牟平人,甘肅中醫藥大學教授。第一、二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2006年中華中醫藥學會“首屆中醫藥傳承特別貢獻獎”等榮譽。

  2018年3月10日,國醫大師、甘肅省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周信有駕鶴西歸。這位年近百歲的老人,是懸壺濟世的醫者,勤謹謙恭的學者,也是慈祥樂觀的老者。他七十余載的從醫經歷,留給后人的不只是豐富臨床經驗與卓著研究成果,更是大醫精誠、仁心仁術的寶貴精神財富。

  一組塞滿中醫學典籍的木質書柜靠墻而立,一張黝黑古樸的實木書桌上整齊地擺放著筆墨紙硯,陽光透過窗外氤氳散射在祥云浮雕實木靠背椅上、墻壁上的影子,仿佛國醫大師周信有曾經在這間書房研讀經典、診療開方的身影。

  “世鵬,按這個方子抓藥,用咱們自己蜜制的五味子。”2013年上半年,已過耄耋之年的周信有依然精神矍鑠,堅持每周上5個半天的門診,親自為患者診療、寫方。“老爺子那時候身體好,不僅騎著自行車來診室坐診,每天還打打拳、寫寫字兒。”周信有學術傳承人殷世鵬自豪地說。

  猶記孟冬那天,已近期頤之年的周信有正坐在沙發上,眉眼間滿是慈祥,微笑著聽殷世鵬講最近的病案。雖然入冬以來身體情況不好,已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但依然耳聰目明的周信有不僅認真聆聽,還不時地點頭或擺手表達自己的看法。每每聽到開方用藥的精彩之處,他眼睛里閃爍的光芒,似乎凝聚著精研經典的睿智;屢起沉疴的雙手微微擺動,仿佛記錄著他懸壺濟世的跌宕人生。

  師從名家 苦讀經典走上行醫路

  窗外是紛飛的戰火,窗內是埋頭苦讀中醫經典的少年,這是周信有初學中醫時的真實寫照。

  1921年,周信有出生在山東牟平的一個武術世家。但因家境貧寒,9歲時周信有隨父親背井離鄉,輾轉到安東(今遼寧丹東)謀生。時值日本帝國主義入侵中國,戰事頻起、貧病交加、民不聊生。家國的恥辱,民眾的苦難深深地刺痛了少年周信有的神經,激發了他精研國醫、懸壺濟世的責任感。15歲時,在顛沛流離中度過了童年時期的周信有輟學,投拜于安東名醫李景宸、顧德有門下學習中醫。

  雖然身處戰亂頻繁、缺醫少藥的動蕩年代,但李景宸、顧德有兩位名醫仍然認真研習診療技術及方法、整理病例、研讀醫經。兩位名醫每晚挑燈夜讀的身影和勤奮不倦的治學態度深深感染并影響著少年周信有。

  浩瀚的中醫藥寶庫對于沒有中醫藥底子的年輕周信有來說既神秘又遙遠。在老師的指導下,周信有從《藥性賦》《瀕湖脈訣》《湯頭歌訣》《醫學三字經》等啟蒙書開始學習。“初學中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熟讀強記。”周信有堅信“書讀千遍,其義自見”,便在背誦上狠下功夫,不僅背歌訣,還背經典著作的重要段落原文。他深知死記硬背只是打好基礎,便在背得滾瓜爛熟的基礎上,再請老師一一講解,以加深理解。“長耽典籍,若啖蔗飴”,學通、學懂以上典籍后,周信有又研讀《醫宗金鑒》《溫病條辨》等經典著作。

  數易寒暑,周信有的少年時期在戰亂顛沛與刻苦攻讀中醫典籍、跟隨老師臨床侍診中度過。1941年,日本統治下的偽滿政府實行漢醫考試,時年20歲的周信有雖然滿含對偽滿政府的不滿,但一心想要治病救人的他還是頂著壓力參加了考試,一舉合格,獲得《漢醫許可證》,掛牌行醫,走上長達77年的行醫之路。

  博學勤思 教研鑄就西北《內經》泰斗

  “我家老爺子愛看書,每天吃完飯就在書房看書,看得特認真。”說到自己的“書癡”父親,周信有的大女兒絲毫不隱藏語氣中的自豪,書柜里滿滿當當的翻過無數遍的醫學典籍也正是周信有勤學、博學的真實寫照。

  “凡為醫者,須略古今,博極醫源,精審祥究,學不精則不能明其理,學不博而欲為醫難矣。”這是周信有勉勵自己的格言。周信有認為學習中醫有一個由約到博、由博反約的過程,多讀書為自己深刻領悟中醫藥打下了基礎。除了研讀古今醫書,周信有還閱讀大量文、史、哲等著作,以拓寬視野。在讀書的過程中,每每遇到古典醫籍中的生字、難解之詞及文意不明之處,便會查閱字典、詞典,對比、參考歷代各家注釋,以求領會書中知識的真諦。

  1960年北京中醫學院(現北京中醫藥大學)在全國范圍內選聘教師,周信有被選中,主要從事《黃帝內經》教學,兼任臨床帶教。從此,他便開始對《黃帝內經》中的陰陽學說、藏象學說和病機十九條理論等進行全面、系統、深入的研究,并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被譽為西北《黃帝內經》泰斗。

  “《黃帝內經》本來比較枯燥,但在周老的講解和演示下變得十分有趣。”回憶起在北中醫上周信有講解的內經課時的場景,作為周信有學生的甘肅省名中醫王道坤滿是敬佩。“有一次周老師講病機十九條中火邪引起腹瀉的‘暴注急迫’,他就抱著肚子做出急迫地想上廁所的樣子,令我印象深刻。”王道坤說,“周老師《黃帝內經》研究的水平高,貢獻大,使我受益良多。”

  在畢生致力于研究《黃帝內經》的周信有看來,《黃帝內經》自始至終貫穿著一條主線,那就是整體觀、系統觀和辨證觀的哲學思想。整體系統觀和辨證恒動觀是《黃帝內經》學術思想的精髓和核心,是中醫學術獨有的理論。

  1964年,周信有參與編輯出版了全國中醫院校二版教材《內經講義》,奠定了中醫藥高等院校內經學學科基礎。此后,又先后主編出版了《內經類要》《內經精義》《決生死秘要》等著作。其中,《決生死秘要》一書集中體現了周信有對病機學說的研究,力求突出中醫診治急癥從整體觀念出發這一理論特點,并經臺灣再版發行。

  “周老對《黃帝內經》經義的闡發,內容豐富、實用,見解獨到、新穎、深邃。”周信有學術經驗繼承人李永勤表示,周信有將自己畢生研究《黃帝內經》的成果和治學經驗編著成冊,是期待對后學學習、領悟《黃帝內經》要旨有所幫助。

  學驗俱豐 扎根甘肅妙手起沉疴

  1970年,研究和教學工作正如日中天的周信有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打算放棄北京優越的工作和生活條件,遷往西北內陸的甘肅工作。“你先一個人過去呆兩年,不適應再回來,不要拖家帶口的讓家人受罪。”臨行前,身邊的同事朋友都這樣勸他。

  “一個大夫到哪里都是看病,甘肅的生活條件相對差,機會也少,但是那里應該更需要好大夫。”年近半百的周信有懷揣著救死扶傷的信念,毅然決然地帶著家人遷到甘肅,這一遷就是48年。此后北京中醫學院兩度欲調周信有回京,都被心系甘肅中醫藥事業的他婉言謝絕了。

  “周老慧眼識人,甘肅中醫藥高等教育與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周老功不可沒。”在甘肅中醫藥大學校長李金田眼中,周信有不僅是自己敬佩的老師,更是甘肅中醫藥高等教育的奠基人。

  1978年,甘肅中醫學院(現甘肅中醫藥大學)籌建,擔任中醫籌備組組長的“伯樂”周信有,為組建甘肅中醫藥高等教育師資隊伍,不知寫了多少封信,打了多少個電話,從全省乃至全國選調了包括甘肅省名中醫王道坤在內的一批名醫名師。學院建成后,他又先后任內經、中醫基礎教研室主任及教務處長等職,積極制定中醫藥各專業培養方案,并組織編寫教材完善中醫藥教學體系。

  雖然學校的教學和組織工作已占據了周信有的大部分時間,但他從未間斷過臨床研究與診療工作。

  周信有尊古而不泥古,將深諳的《黃帝內經》旨要和諸家之學靈活、準確地應用于臨床,因而他臨證思路開闊明達,辨證靈活,“復方多法、綜合運用、整體調節”是周信有臨床遣方用藥原則,也集中體現了他的學術觀點與臨證思路。

  “周老將中醫理論應用于臨床,以中醫整體理論治療疑難病癥。”王道坤回憶,上世紀90年代他與周信有一起接診過一位趙姓肝硬化腹水患者。初診時患者腹水嚴重,心灰意冷。周信有以舒肝消積丸配合真武湯、黨參、白術等中藥加減對患者進行治療,3服藥后,患者腹水消了三分之一。之后去掉了藥方中峻猛利水的藥物,通過補腎健脾進一步利水,前后治療兩個多月后,患者腹水全消,肝功及各轉氨酶指標趨于正常,生存期延長了3年多。

  周信有參編的《中醫急癥證治》填補了國內中醫急癥類教材的空白,他對肝病、冠心病、脾胃病等疾病見解獨到,擷取諸方之長,結合臨床經驗加減化裁研制出主治肝病的舒肝消積丸和主治冠心病的心痹舒膠囊,療效卓著。

  面黃肌瘦、腹脹如鼓,2004年冬日的一個下午,正在門診部坐診的周信有接診了這樣一位嚴重肝硬化腹水患者。“身體成這樣,我真是難受啊。”43歲的韓女士痛苦不堪。周信有輕輕拍了拍患者手背,安撫她的情緒。“肝掌,舌質紫暗,脈細弦。”在仔細詢問她的病史后,周信有一邊為韓女士檢查,一邊自言自語道。開完方后,周信有將藥方交到韓女士手上,并仔細叮囑服藥的注意事項。

  “周醫生,您開的藥方真管用。”3周后,找周信有復診的韓女士病情好轉,心情也變得明朗起來。周信有根據韓女士的病情變化對上述藥方稍加減,前前后后治療1年后,韓女士復查的各項指標均恢復正常。

  大醫精誠 嚴謹仁和譽滿杏林

  “吱扭吱扭……”,清晨的霧氣還沒散開,周信有就騎著自行車來到診所。雖然不上門診,可周信有還是早早趕到,因為周三全天診所都要炮制一周所用的藥材。

  “周老和藹、誠信、平易近人。”談到待人,周信有的家人、同事和學生都異口同聲地這樣說。而談到工作與治學,大家都說“嚴謹”二字非周老莫屬。

  每周一、二、四、六上午,周五下午上門診,周三全天炮制藥材,周日有時參加義診,這是周信有幾十年如一日、風雨無阻的生活。“周老上門診從不遲到。”殷世鵬說,凡是首診患者,周信有都要親自寫方,用藥都是選取品質上乘的藥材,“茵陳都選用當季的,五味子都用上好的蜂蜜蜜制。”在每周三這一天,由周信有親自把關,規范炮制。這種生活,周信有一直堅持到2013年8月。

  為了研制出肝病良藥舒肝消積丸,周信有不僅查閱眾多中藥典籍,總結大量病案經驗,還特地趕到北京中醫藥大學,與王綿之教授討論、研究,共歷時四五年。在編著《中醫急癥證治》和《決生死秘要》時,周信有一字一句地推敲。“周老要求書中的臨床體會必須清楚、嚴謹。”王道坤說,周信有是他敬重的老師,也是他學習的榜樣。

  周信有常說“教不嚴,師之惰”,對自己嚴格,也對學生嚴格。在北京中醫藥大學和甘肅中醫藥大學教學期間,每堂課的講稿他都要修改,把通過實踐得到的新經驗新體會添加進去,講解深入淺出。在甘肅中醫藥大學任教務長期間,他不僅講課,還認真聽其他老師講課,拿著小本子坐在教室后面記錄,聽完后點評指導,以提高學校教學質量。“周老帶過無數學生,他是一位溫和、全面、深邃的醫家。是我的敬佩的老師,我的榜樣。”李金田說。

  用仁心仁術形容周信有毫不為過。“周醫生,這個藥熬多久啊?”“從第一次煮沸后用中火煎煮20~30分鐘。”面對就診患者鋪天蓋地的各種疑問,周信有總是耐心地一一解答。

  “老爺子還坐診的時候,遇到掛不上號的外地患者,就把他們帶回家里診治。”周信有的女兒說,有的患者連夜趕來看病卻沒掛上號,周信有就在家為他們診治,還留他們在家吃飯。即使到了2013年下半年,周信有因身體原因無法繼續外出坐診,也還會在家為慕名前來的患者診治,因為在他看來,能為患者服務是自己的快樂,患者能康復就是自己最大的滿足。

  身集“四粹” “正能量”架構幸福晚年

  懸壺濟世的國醫大師,叱咤一時的武林高手,筆走龍蛇的書畫大師,譽滿金城的京劇票友。能集這四大國粹于一身的不是別人,正是周信有。

  周信有的性格樂觀,豁達開朗,愛好廣泛。出身于武術世家的他,自幼跟隨父親習武,朝夕苦練,完整地繼承了父親所傳迷蹤拳的全部內容。自小習武使周信有養成了晨練的習慣。每天清晨,或是在自家小區安靜的空地上,或是在黃河邊的縷縷微風中,周信有都會把拳、劍、刀、鞭的套路系統練習一遍。2002年,周信有還獲得了“中國武術八段”的榮譽。

  周信有愛好京戲,在票友界聲譽較高。曾經,周信有會每周利用兩個下午,約幾位票友界的老友到家中相聚,在京胡伴奏下,引吭高唱。

  周信有認為,老年人身體老化是自然規律,是無法抗拒的,但心理不能老化。他一生愛好書法,到了晚年,堅持每天抽出一定時間練書法。在周信有家客廳墻上、書房墻上懸掛的“仁者壽”“禪定”等書畫作品均為他親筆書寫。蒼勁有力的筆觸,圓潤的筆鋒,與字畫一樣,都體現了周信有“以光明存心,以正大立身;交友以誠信,接人以謙和”的為人之道。(方碧陶)

(C)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真.招财进宝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