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

許潤三:衷中參西不泥古 善用經方愈婦疾

時間:2018-04-27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秦宇龍

  許潤三,1926年生,江蘇省阜寧縣人,中日友好醫院主任醫師、教授,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碩士研究生學位評審委員會委員,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上世紀70年代,許潤三因致力于研究婦科疑難雜癥的中醫臨床治療方法,被人指責為“破壞計劃生育”。而1987年,他卻憑借“四逆散加味治療輸卵管阻塞性不孕癥”的研究成果獲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進步二等獎,并以中醫方法換來無數輸卵管阻塞性不孕癥患者燦爛的笑臉。

  臨床60余年,許潤三內、婦、兒、外科兼通,尤其對中醫內科、婦科病有獨到見解,醫界恒以“內、婦臨床家”相稱。

  2017年,許潤三獲得“第三屆國醫大師”稱號,“這是國家對我的認可,也堅定了我繼續從事臨床工作和研究的決心。”現年92歲老人語氣中充滿著自信和決心,從他的眼中,可以看到他對中醫藥事業的熱愛,與對中醫藥未來發展的憧憬。

  因病學醫 侍診抄方得真傳

  說起許潤三是如何從醫的,或許與一般的國醫大師略有不同,但卻與他年少時身處的年代和環境有著不小的關系。

  1926年,許潤三出生于江蘇省阜寧縣,母親40歲時生下了他,身處那個動蕩不安的年代,惡劣的環境讓許潤三自小就體弱多病。許潤三的老家是當時重要的抗日根據地,據他回憶,當時經常會有日本鬼子來掃蕩,每到這時百姓們就要快速轉移,不能回家,露宿野外。“不論什么地方,我們跑到哪里,就睡在哪里。”

  就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下,18歲那年,許潤三染上了疥瘡,而且還是很嚴重的膿皰瘡,有的瘡面甚至還會流血,夜不能寐。因為醫療條件差,家里人只能將牛糞燒成灰灑在身上,以求可以緩解癥狀。逐漸地瘡傷開始愈合,但好景不長,許潤三又全身水腫,昏迷了兩天兩夜。這可把家人都急壞了,他們用盡了各種方法也未能起效,走投無路之際,父母請來了當地名醫崔省三為昏迷中的許潤三醫治。一服中藥灌下,10多個小時之后許潤三慢慢轉醒。在這次治療之后的一段時間里,許潤三一直用中藥進行調理,病再沒犯過。也是這一次救命的經歷,讓許潤三與中醫、還有他學醫路上的啟蒙老師崔省三結下了不解之緣。

  許潤三上過私塾,熟讀四書五經等,有不錯的古文根基,是學中醫的好苗子,而且學中醫不僅可以養生防病、調理身體,還可以濟世救人,許潤三在父親的支持下,棄文學醫,拜崔省三為師,開始了他的中醫生涯。崔省三是當地名醫,每日前來尋醫問診的病人不計其數,因此侍診老師成了許潤三的必修課。

  每日清晨大概4點左右,許潤三就要起床,為老師清理院子、打掃衛生;7點去買早點,并且為老師備好洗臉水;白天與老師一起出診,用毛筆一筆一畫地記錄下每個病人的醫案;晚上也要在老師休息之后,才有時間翻閱背誦醫書古籍。

  每天去崔省三那里求醫的病人絡繹不絕,許潤三現在回想起來不禁都要感嘆一句“人真的是多呀”,這也讓崔省三幾乎沒有什么時間和精力可以為許潤三講解、授課。

  老師沒有時間給自己詳細講解,這可讓剛剛開始學習醫術的許潤三十分苦惱,崔省三曾意味深長地說:“你身邊有很多書籍可以學習。”就是這句話讓許潤三恍然大悟,之后他將精力放在了老師收藏的中醫經典古籍上,抓緊每晚的休息時間,借著微弱的燭光背誦中醫經典。隨著專業知識越來越豐富,許潤三領悟到,其實老師的真傳就藏在他出診的過程中。崔省三師承清末江淮名醫趙海仙,習得一身精湛醫術。許潤三侍診的這段時間里,遇到的病人也是形形色色,但各種疑難雜癥,各種類型的疾病都難不倒崔省三,面對不同病證,他總能給出相應的治療方案。同時,因為當地溫熱病較多,所以許潤三也學習了大量的老師治療溫熱病的經驗。有心的許潤三會將老師每天的醫案總結在一個小本子上,之后他初出茅廬出診看病的時候,會隨身帶著這個小本子,經過反復臨證實踐,許潤三將老師的真傳切實地融會貫通,應用于臨床。

  自立診所 行醫活人名遠播

  1949年,出師之后,許潤三便踏上行醫之路,成立了自己的診所,命名“鋤杏齋”,“杏”字表示杏林,代指中醫,寓意這里是“耕耘中醫的小屋子”。年輕的許潤三在這里辛勤“耕耘”,結合自己所學并繼續鉆研醫術,救治了不少危重病人,他的名聲也在當地傳開。

  在那個醫療條件不十分完善的年代,當地的中醫并不分科,每個中醫醫生都是全科醫生,所以會有各種各樣的疑難雜癥、危急重癥患者來找許潤三來看病。在諸多病人中,有一些病人讓他記憶深刻。

  比如,在許潤三坐診初期,一個暑溫病人前來求診,當時病人已經昏迷不醒、牙關緊閉,病人家屬已經幾近放棄,開始著手為其打棺材了。許潤三以清營湯配合安宮牛黃丸予以治療,一服藥下去,沒多長時間,癥狀就得到緩解,患者慢慢地醒了過來。把已經準備棺材的病人救活了,這下許潤三的名聲就傳了開來。

  許潤三依靠獨特治療方法幫助患者“起死回生”的事情還有不少。回憶起當年的事,許潤三也笑著說道,當年有著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拼勁兒。精準的診斷、扎實的臨床知識、豐富的臨證經驗再加上這股拼勁兒,許潤三成為當地有名的中醫。

  鉆研婦科 衷中參西克頑疾

  如今,說起許潤三的成就,大家都對他的中醫婦科臨床學術思想體系推崇備至,這一思想體系充實、完善了現代中醫婦科學理論。許潤三常說,“中醫在現有的分科中,與西醫相比,婦科優勢最大。除了少量必須手術治療的疾病外,其他大部分婦科疾病,西醫的治療手段和藥物都很有限,而中醫中藥的療效卻有明顯優勢。”這句話是他近70年中醫臨床工作經驗的總結,同時也源于他對西醫學的了解。

  然而,是什么機會讓許潤三有機會接觸并了解西醫的?又是什么機緣巧合,讓從事中醫全科治療的他投入婦科疾病的中醫臨床治療和研究?

  1953年,許潤三響應政府號召,與當地4位西醫大夫開設阜寧縣新溝區聯合診所。與西醫共事的過程中,許潤三有機會近距離接觸西醫。對于不同的治療思路、不同的治療體系等,他并沒有絲毫的抵觸,反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許潤三抓住當時當地組織開展的“中學西”機會,進入了鹽城地區中醫進修班,開始學習西醫知識。

  懷著對知識的渴求以及對更高醫學目標的追求,1956年,許潤三考入南京中醫學院醫科師資班。畢業后,因表現突出、成績優異,許潤三被分配到北京中醫學院(現北京中醫藥大學)任教。

  剛到北京中醫學院時,學院師資力量不足,臨床、教學任務繁重,許潤三一個人就承擔過基礎、診斷、內科等多門課程的教學工作,并且還要肩負內、外、婦、兒各科的臨床帶教工作。由于當時中醫婦科師資人才匱乏,又因為許潤三在中醫婦科臨床工作中具有扎實的理論基礎和豐富的診療經驗,1961年,他成為婦科教研室主任,從那時起,許潤三就將研究領域由內科轉向了婦科,一干就是將近60年。

  1984年,許潤三調至剛建院的中日友好醫院,任中醫婦科主任,他帶領全科同志,進一步對“四逆散加味治療輸卵管阻塞性不孕癥”進行臨床研究和實驗研究。該項研究成果獲1987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進步二等獎。時至今日,許潤三仍然主持、承擔、參與和指導著“四逆散加味(通絡煎)治療輸卵管阻塞性不孕癥”的系列科研課題研究。

  “我最引以為豪的,就是運用中醫成功治療輸卵管阻塞性不孕癥。”談到此,許潤三話語中充滿著感慨。他最先提出了對輸卵管阻塞性不孕癥應采用全身辨證與局部辨病相結合的雙重診斷方案,運用中醫理論系統地論述了輸卵管阻塞的病因、病機,并確定了中醫病名、診斷要點和特色療法,形成了一整套衷中參西、行之有效的中醫診療方案。

  “學醫的時候,老先生們講到中醫婦科常提到胞宮、胞脈、胞絡,但在那個年代卻并沒有輸卵管阻塞的病名,也沒有現在所謂輸卵管不通的說法。”這可讓許潤三在疾病研究之初傷透了腦筋,如何用中醫思維去治療現代醫學概念下的疾病呢?是否可以發現現代疾病的中醫辨證、辨病思路呢?這是他在臨床研究中最先要解決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許潤三所學的西醫學知識起到了重要作用。參照西醫學對輸卵管阻塞的病理表現和臨床癥狀、體征的診斷,許潤三發現這與中醫學體系中“瘀血病證”極為相似。最終,通過將臨床研究與中醫經典相結合,許潤三認為中醫所說的胞脈相當于輸卵管,而輸卵管阻塞的病理機制則是由于瘀血內停,留滯于胞脈,胞脈閉阻不通,兩精難以相遇,而致不孕。因此他選用四逆散加味方主治,方中諸藥疏肝理氣,破血逐瘀,補虛扶正,全身調整與局部治療相結合,療效明顯。在此基礎上,許潤三還潛心研究各種婦科疑難疾病,在臨證中取得了很好的療效。多年來,經許潤三治愈的不孕患者數以萬計。

  許潤三治療婦科病注重調理肝、脾、腎,尤其重視從腎論治。他認為,盡管婦科經帶胎產等特有疾病是通過沖、任、督、帶,尤其是沖、任二脈直接或間接的損傷表現出來,但沖、任、督、帶的功能實質上是肝、脾、腎功能的體現。因此,補腎、調肝、健脾應是婦科病治療大法。

  經典為本 師古而不泥于古

  許潤三重視經典,善用經方,遵循張仲景辨證與辨病相結合,方證對應相結合的學術思想,并以“病證結合、方證對應”為指導,溫經活血、調補沖任、以血肉有情之品治療婦科疑難病癥。他師古而不泥于古,敢于創新,認為古方之精髓,應消化為己用,古為今用,才是真正的繼承發揚中醫學。如他將《傷寒論》方四逆散大膽應用于婦科臨床,治療輸卵管阻塞、盆腔炎等病,取得非常好的療效。

  許潤三的學醫之路就是由攻讀中醫經典開始的,他總結自己學醫的經歷,點出了學習經典的方法。即經典的閱讀需要時間和臨床實踐,采取循環漸進、學用循環(理論—實踐—再理論—再實踐等不斷交替)的模式,才是最切實有效的方法。在熟讀的基礎上,每日在臨床實踐中反復揣摩,方能達到真正的融會貫通,才能有自己的見解。許潤三自己就經歷了幾次研修經典與回歸臨床的循環過程,每次循環都帶來較大的收獲和提升。

  除了對于經典的傳承和創新,許潤三對于中、西醫學的運用也有自己的獨特看法。他主張西為中用,衷中參西,中主西隨的配合應用方法,在臨床治療過程中發揮中醫學的特色和優勢。“中西醫兩大學科各有所長,應互相取長補短。”許潤三認為,西醫在解剖、生理、病理、診斷、搶救、判斷預后等方面的研究都可以借鑒,以彌補中醫學之不足。

  隨著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和進步,許潤三感覺到傳統的辨病與辨證已越來越不能滿足人們認識和治療疾病的需求,其局限性已漸漸在臨床顯露。因此,他將原屬現代醫學的辨病指標轉化為具有中醫特色的辨證指標,不僅可提高辨證的客觀性和準確性,而且還給傳統的辨證思維方式以新的思路。

  “許老師經常督促我們要積極了解、利用現代化的診斷手段。”許潤三的弟子、中日友好醫院中醫婦科主任醫師辛茜庭說,只要國際上有了新的診療手段,或者新的研究突破,許潤三也都會去了解 。“西醫能治的我們要能治,西醫不能治的,我們也要想辦法治,不能被西醫遠遠地甩在后面。”許潤三說。

  人的認知有“先入為主”的特點,所以許潤三在校任教期間一直呼吁中醫藥大學的課程安排應是“先中后西”,而且須強化中醫課程,讓中醫概念深入學生內心,之后再適當開設西醫課程。

  許潤三的弟子、中日友好醫院中醫婦科主任醫師王清回憶,老師在傳承治學方面,注重培養他們“師古不泥古”的精神,要求學生“勤學善悟”,囑咐他們精熟四大經典,泛讀各家學說,翻閱歷代名醫醫案,關注現代研究,精勤于臨床實踐,敢于創新,形成自己的獨特診療體系。

  如今,許潤三已經培養了多位婦科人才,他們中有的如今已經成為國內中醫婦科領域的專家或學科帶頭人,為中醫婦科的發展作出了突出的貢獻。

  仁心仁德 鮐背之年不離臨床

  醫乃仁術,許潤三始終認為,醫者治病要充分理解、尊重、同情患者,這也是臨床取得良好療效的根本。無論貴賤貧富,無論患者惡語相加,還是知書達禮,都不會成為許潤三診治患者時的障礙,他總是一視同仁,循循善誘,傾聽患者的心聲,耐心回答患者的疑問。對于經濟條件不好的患者,他不僅悉心診治,有時還會慷慨解囊,深得患者稱頌。

  從開始學醫到成為國醫大師,從青年到鮐背之年,許潤三始終未曾離開過臨床,每周一到周五,他仍每天都在為患者忙碌著,或在普通門診,或在病房,或在特需門診。

  在每周三的查房過程中,許潤三會走到每一個患者的床前,拉起患者的手,為其把脈問診,親自調整用藥方案。在這過程中,他還會仔細詢問每一位患者的近況,并開導患者,平復每一位患者的情緒。這樣的查房經常一站就是一上午,這對于年過90的他來說并不容易。

  “患者找到我,是對我最高的信任,我要對她們的生命負責。”許潤三說,醫生每天面對的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治病救人不是單純的照方抓藥,更是心與心之間的交流,有的時候醫生對患者就要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耐心,不求回報。也是這份仁心仁德,讓他贏得了所有患者和晚輩醫生的尊重,他們所有人都會發自內心地稱呼許潤三“爺爺”。

  曾有人這樣評價詩書典藏以潤屋,飽學大度以潤身,救人治病以潤德。這就是許潤三老人。(秦宇龍)

(C)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真.招财进宝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