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深度

第三屆國醫大師列傳?

劉嘉湘:立中醫扶正治瘤標桿

時間:2018-06-15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黃心

  劉嘉湘,1934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中共黨員,第三屆國醫大師,國家中醫臨床研究基地(惡性腫瘤)首席專家,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腫瘤專業委員會副會長,上海中醫藥大學終身教授,附屬龍華醫院終身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1995年被評為上海市名中醫,第三、四、五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劉醫生,恭喜你啊,評上了國醫大師。”正接受診治的患者祝賀道。對此,劉嘉湘并沒有接話,只是抬頭一笑以表感謝,便低頭繼續翻閱著患者病歷。因為時間寶貴,有太多的患者等著他診治。

  對于獲得國醫大師等榮譽,劉嘉湘很淡然,他常說,從16歲到現在,是黨培養了他,給他的榮譽是鞭策,需要努力繼續奮斗。

  《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矛盾論》《實踐論》這5篇文章對劉嘉湘的人生產生了很大影響。“矛盾論提醒我們腫瘤治療既要抓主要矛盾也要抓次要矛盾,中醫藥學是實踐出的科學,我之所以能堅守并提出相關中醫治癌理論,是因為我堅信,中醫治療優勢的背后有其必然性,它是可重復的。”劉嘉湘說。

  少年軍醫 中西醫結合服務軍營

  1949年,15歲的劉嘉湘比之同齡人,多了一份家國情懷。他考取了福建軍區醫務學校醫科,從醫之路自此開始。但由于抗美援朝需要,軍區醫校醫科兩年的學制被壓縮為一年,在一年內劉嘉湘較系統學完了西醫基礎、臨床及戰傷等課程。

  劉嘉湘畢業后被分配到福建軍區某部衛生所,在上級軍醫指導下開展醫療工作。不到18歲的他,常翻山越嶺去為邊防駐地的戰士診治,“一天要走100多里路,午飯在山上的亭子里喝口水、吃個饅頭。”劉嘉湘回憶。

  這段軍醫經歷對少年劉嘉湘影響很深,為人民服務、向白求恩學習等精神時時激勵著他勇攀醫學高峰、真情對待患者。

  劉嘉湘與中醫結緣是在1952年。當時部隊駐扎在福建省海防前線,不少戰士患上了關節炎和胃痛等病,但因為醫療條件有限,他們得不到有效治療。一天,劉嘉湘在霞浦縣城的新華書店偶然翻閱到朱璉編著的《新針灸學》,這本將經絡圖與人體解剖圖相結合的書使劉嘉湘對針灸產生了濃厚興趣。他用自己的生活津貼郵購了針具和艾絨,先在草紙上扎針,后在自己身上試驗,“扎對穴位就有酸麻的感覺,覺得氣也順暢了。”練習熟練后,他用針灸為戰士治療,效果很好,這燃起了他學習中醫的熱情。除了自己看書學習,勤奮、好學的劉嘉湘還去福安專區醫院看中醫大夫診病。

  在藥品短缺的年代,劉嘉湘憑借自身的醫學功底和學到的針灸技能為戰士解決了很多病痛,他從衛生員升任助理軍醫,又被提為排級干部,還榮立了三等功。1955年,21歲的劉嘉湘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雖然事業已有突破,但劉嘉湘心有隱憂,他感覺面對多種疾病,自己的知識越來越不夠用,于是他下定決心繼續讀書。備考大學對于沒有高中基礎的劉嘉湘來說非常艱難,需要付出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功夫不負苦心人,1956年,他先后被浙江師范學院(現浙江師范大學)生物系和上海中醫學院(現上海中醫藥大學)醫療系錄取。在兩份錄取通知書面前,劉嘉湘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學中醫,成為上海中醫學院第一屆六年制本科生。

  青年跟師 苦學奠定深厚功底

  在滬求學期間,由于有的老師講上海話,上課內容劉嘉湘只能聽個大概,課后需要及時與同學對筆記。他白天上課,晚上教室熄燈后,便搬著凳子到路燈下復習功課,常要學習到十一點多才回宿舍睡覺。在校期間,他熟讀《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金匱要略》《神農本草》等中醫經典,曾僅用兩天便背下一整本《湯頭歌訣》。

  當時,上海中醫學院中醫大家云集,由程門雪、黃文東、金壽山、劉樹農等大家上課和帶教。在校期間,劉嘉湘還曾隨程門雪在夜門診抄方。

  1960年,上海中醫學院響應衛生部號召,培養中醫事業接班人,決定從首屆在讀學生中選拔品學兼優、政治過硬的學生定向培養,劉嘉湘等3名黨員學生被選中調至中醫內科教研組。同年,劉嘉湘等3人受學院派遣侍診張伯臾老先生。白天抄方,晚上整理病證、脈案、方藥,查找資料,整理侍診體會。

  劉嘉湘還長期跟隨臨床大家黃文東、顧伯華等學習治療內外科雜病的學術思想,并隨診龐泮池,學習其辨證治療婦科及腫瘤的經驗。這些臨床大家對劉嘉湘的醫學道路產生了深遠影響。

  首倡“扶正法” 推動中醫腫瘤學科發展

  1965年起,劉嘉湘主要從事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的臨床研究工作。“當時有很多患者來我們醫院看病,我要從早上八點看到晚上九點多,中藥房天天加班。”劉嘉湘回憶。面對這些將被癌癥奪去的生命,他想盡方法提高療效。“這是扶正治癌體系產生的最主要動力。”劉嘉湘說。

  劉嘉湘不斷思考惡性腫瘤治療中存在的問題。他博覽歷代醫籍,查閱大量近代文獻,凡是對腫瘤病因病機癥狀的描述、治療方法都一一記錄下來。他重新整理1960年~1964年間師從張伯臾、陳耀堂、龐泮池等人的經驗筆記,虛心向病人收集治癌單方驗方,并結合自身臨床經驗,分析了兩千余例腫瘤患者的臨床資料,認為正氣虛損是腫瘤發生發展的根本原因和病機演變的關鍵。在此基礎上,他根據傳統的“扶正”學說,以“扶正”為前提達到“祛邪”的目的,開始了對“扶正治癌”的探索。

  1968年,上海中醫學院成立腫瘤研究組,劉嘉湘任組長,他與基礎部幾位教師一起,用了兩年時間對50味中草藥進行了實驗動物腫瘤抑瘤作用的篩選工作,從中尋找能夠有效抗腫瘤的品種,提高了當時中藥治療腫瘤的臨床療效。

  1971年,劉嘉湘整理出自己治療的108例晚期肺癌患者病案,對比發現,經辨證論治治療后存活1年以上患者39例;而只用肺五方(活血化痰解毒方) 治療的18例患者卻無一例存活超過1年。此項臨床研究為他的學術思想奠定了基礎:中醫治癌應以辨證論治為原則,扶正為主,兼顧祛邪。

  1972年,全國腫瘤免疫研究經驗交流會在北京召開,劉嘉湘在全國會議上作了《中醫扶正法在腫瘤治療中的應用》主題報告,這是國內首次系統提出中醫扶正治癌的學術觀點和方法。受到與會專家的肯定和重視,并得到免疫學領域權威專家謝少文先生的好評。

  劉嘉湘提出的中醫扶正法治癌學術思想,重視“以人為本”,突出辨證與辨病相結合,合理使用扶正與祛邪法則,達到“除瘤存人”或“人瘤共存”的目的,開創了中醫藥治療惡性腫瘤的新思路、新方法。

  他在開展科研的同時撰寫了多篇學術論文。1977年,《中醫扶正法治療晚期支氣管肺癌200例》獲上海市重大科技成果獎;1989年,《扶正法為主治療晚期原發性非小細胞肺癌的臨床和實踐研究》獲國家教育委員會(現教育部)科技進步二等獎;1992年《滋陰生津益氣溫陽法治療晚期原發性肺腺癌臨床和實驗研究》獲上海市科技進步二等獎。2005年,劉嘉湘的扶正治癌理論與實踐的研究先后獲得上海市科技進步獎一等獎、教育部科技進步獎二等獎、中華中醫藥科技進步二等獎。

  研制新藥 樹中醫臨床研究轉化典范

  中藥是中醫學術思想的重要載體,劉嘉湘以“扶正治癌”思想為指導,通過臨床研究轉化,研發了蟾酥膏、金復康口服液、正德康膠囊(芪天扶正膠囊)3種國家級新藥,均已由藥廠生產。其中金復康口服液是國內首個被列入國家基本藥物目錄和國家醫療保險目錄的口服治療肺癌的中成藥,已在美國完成了二期臨床研究。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藥可以比作中醫打仗的武器,用得好可以事半功倍。劉嘉湘常讀各種版本的本草、方劑,熟悉各種藥的性味、歸經。

  20世紀80年代,劉嘉湘根據中醫“淤毒內結”“不通則痛”的理論,將臨床活血化瘀、清熱解毒、消腫止痛的經驗方研制成新型外用鎮痛制劑——蟾酥膏,經10家醫院對332例癌癥疼痛患者的隨機雙盲對照觀察,鎮痛效果達93%,連續使用無成癮性和毒副反應,是一種具有中醫特色的治療癌性疼痛的新型外用鎮痛藥,為國內首創。

  他還研發了提高癌癥患者免疫功能、同時與化療合用有增效減毒作用的正德康膠囊(芪天扶正膠囊)。

  創建專科 診治50余萬患者

  上海中醫學院曾考慮讓劉嘉湘擔任副校長,時任上海中醫學院黨委書記王立本曾找劉嘉湘談過任職一事,但劉嘉湘的回答是,“我不要做,我更想做我的醫生,為患者解除病痛。”

  1960年,上海中醫學院附屬龍華醫院成立。劉嘉湘是龍華醫院腫瘤科的創始人,在他的帶領下,龍華醫院腫瘤科于1970年底開設中醫腫瘤病房,隊伍不斷發展壯大。目前,龍華醫院腫瘤科擁有6個病區,300張床位,年門診量達50萬人次,先后成為全國中醫腫瘤專科醫療中心、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學科(中醫腫瘤學科)、上海市中醫腫瘤臨床醫學中心,2008年獲批準為國家中醫臨床研究(惡性腫瘤)基地,并于2013年通過驗收。

  目前,龍華醫院中醫腫瘤專科已成為全國中醫醫院開展中醫及中西醫結合防治腫瘤醫療與科研的重要基地,作為龍華醫院腫瘤科的創始人和引領者,劉嘉湘為中醫腫瘤學科的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五十多年來,劉嘉湘診治過各種癌癥患者超過50萬例。他有個“百寶箱”,收藏著大量病人的病歷,這些都是回擊“中醫癌看不好,看好不是癌”的有力證據。

  1971年4月, 一位患有乙狀結腸癌的22歲上海姑娘小張因為抗拒手術,找劉嘉湘診治。小張一年來大便帶血,近2月便血增多,大便時伴有左下腹痛。劉嘉湘采取口服與中藥灌腸相結合的方法為她治療,一個月后小張便血明顯減少,治療5個月后大便正常。半年后的一天,腫瘤組織脫落出來,一年后,腫瘤部位被正常的黏膜覆蓋。連續服了幾年中藥,小張病灶未見復發轉移,現已近70歲仍健在。

  1998年,劉嘉湘診治了一位姓林的左肺腺癌患者。“他早期肺部有一個1厘米多一點的病灶,3月做了肺癌手術。” 劉嘉湘回憶,患者當年5月份癌細胞轉移到左側小腦了,先后進行了化療、伽馬刀等治療,雖有效果,但病情反復。9月,患者接受了劉嘉湘的中醫藥治療,吃了一段時間中藥后,頭暈、頭痛等癥狀消失,至今病灶穩定。

  劉嘉湘盡全力去救治并關心每一位患者,他說:“患者的治療效果決定著身后的一個甚至幾個家庭的悲喜。”

  劉嘉湘現雖已84歲,但仍堅持每周4個半天門診。他的診室里總是流動著溫馨與希望,復診者對老先生的醫術都心服口服。

  律己嚴師 桃李滿杏林

  劉嘉湘不僅創建了龍華醫院腫瘤科,還培養了大批人才,包括碩、博士35名,博士后1名,還有師帶徒20名,高級西醫學習中醫2人,他們中的大部分已成為國內中醫腫瘤專業的業務骨干和學科帶頭人。

  劉嘉湘對學生在學業上要求嚴苛,在生活上關愛有加。他主張必須讀透《黃帝內經》《傷寒雜病論》等經典,最好結合臨床常讀《脾胃論》《景岳全書》《醫宗金鑒》《時病論》等名家醫案,才能不斷提高自己。他在出門診時,常考弟子,遇到答不上者,他總會嚴肅、慍怒道:“你要更加熟讀經典才可以!”

  劉嘉湘勤于學術,年輕時,曾為整理學術資料病倒在床。現在,這位耄耋老人依然忙碌,除了坐診,還專注于研讀醫書,早上6點半起床,晚上基本要12點才睡。忠言逆耳,他總跟弟子說,不要認為自己了不起,我們的知識多是從病人那兒學來的,必須努力做好綜合實踐、驗證論證,這樣才能提高。(黃心)

(C)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真.招财进宝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