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名人與中醫

魯迅與《本草綱目》

時間:2019-04-0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楊曉光 趙春媛

  長期以來,有一些人認為青年時代的魯迅在日本受過現代醫學的洗禮,回國后在《吶喊·自序》《父親的病》等文中,又對中醫進行批判。這樣一來,似乎他對中醫藥典籍是絕無興趣問津的。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魯迅先生曾說:“我后來也看看中醫的醫藥書。”(《墳·從胡須說到牙齒》)《本草綱目》就是他常置于案頭翻閱的中醫書。

  魯迅早期所寫的小說、短評、論文,常提到《本草綱目》的內容。例如,《狂人日記》中,通過狂人的嘴提到“他們的祖師李時珍做的‘本草什么’……”;在《熱風·三十三》中也涉及《本草綱目》。1933年6月,魯迅寫道:“古人所傳授下來的經驗,有些實在是極可寶貴的,因為它曾經費去許多犧牲,而留給后人很大的益處。偶然翻翻《本草綱目》,不禁想起了這一點。這一部書是很普通的書,但里面卻含有豐富的寶藏。自然,捕風捉影的記載,也是在所難免的,然而大部分藥品的功用,卻由歷久的經驗,這才能夠知道到這程度,而尤其驚人的是關于毒藥的敘述。”(《南腔北調集·經驗》)魯迅在這篇文章里,舉出令人信服的實例,否定了積久相傳的“神農嘗百草”的唯心主義論調,肯定了醫藥也是由“歷來的無名氏所逐漸的造成。”他一再強調人們現在能夠懂得許多藥物的性能,乃是古代勞動人民付出血的代價而取得的經驗。“……先前一定經過許多苦楚的經驗,見過許多可憐的犧牲。本草家提起筆來,寫道:砒霜,大毒。字不過四個,但他卻確切知道了這東西曾經毒死過若干性命的了。”(《偽自由書·推背圖》)

  從這個意義上說,《本草綱目》是人類向自然進軍,以血為代價,日日月月累積起來的一部龐大著作。歷史是勞動人民創造的,在這里也是一個不可磨滅的實證。

  魯迅不但常翻閱《本草綱目》,而且常和一些對《本草綱目》頗有研究的人談論它。許廣平回憶道:“記得他在上海的時候,常常和周建人先生相見,兄弟倆在茶余飯后總要談話。談話內容,其中就會從植物學談到《本草綱目》。”魯迅在《南腔北調集·經驗》中寫道:“如《本草綱目》……這書中的所記,又不獨是中國的,還有阿拉伯人的經驗,有印度人的經驗。”他還在《墳·看鏡有感》中寫道:“但是要進步或不退步,總須時時自出心裁,至少也必取材異域,倘若各種顧忌……怎么會做出好東西來。”可見,魯迅對這《本草綱目》有非同一般的重視。周海嬰在《魯迅與我七十年》一書中提到一只由上海老藥鋪生產的“雙料烏雞白鳳丸”的匣子。周海嬰回憶說:“母親(許廣平)當時因過度勞累,白帶頗多,西醫讓用沖洗方法,沒有見效。她遂買‘烏雞白鳳丸’服了,見效很快,連西醫也感到吃驚。這種中藥丸,后來父母還介紹給蕭紅服用,因她也是體弱勞累,生活不安定,以致患了婦女的月經不調,結果也治愈了。”周海嬰據此評論說:“曾有人著文,說魯迅反對中藥,更不信中醫,實際似乎并不如此。”在書中周海嬰還提到,他幼年在上海患嚴重哮喘,各種藥都不靈。經人介紹,魯迅在臉盆內用開水調芥末二兩,浸入一條毛巾。然后將毛巾擰干,熱敷于患兒背部,療效大好。這顯然是一種民間中醫療法。魯迅親自操作,屢試不爽,這也應該說是他對中醫藥的一種態度吧!

  如此看來,魯迅并不反對中醫,只是批判庸醫。(楊曉光 趙春媛)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真.招财进宝怎么玩